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61文库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 1209·【无责任番外·山南篇】·ENDING·8

1209·【无责任番外·山南篇】·ENDING·8

他站在那里, 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仿佛他刚刚猛地一下在她眼前飞速拉开障子门就是故意的, 故意要恶劣地吓她一下,让她知道他的不满——他肯定是觉得她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哦耶,她觉得自己来得简直太是时候了!看到他不悦,她就喜悦起来了!这是一位优秀的新选组队士应有的素养!就是不让萨摩人开心!

他的身材修长,站在门口刚刚好能把屋内娇小的神子的视线挡个结结实实。

于是,柳泉索性也趁着这个机会,一边口中温柔地把霓虹好学姐的台词刷完,一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活像是个关心小绵羊学妹、防备着萨摩风流大灰狼的感天动地护崽好学姐一样。

“……没想到小松大人也在这里啊。”她温柔地含笑说道,语气和她狠狠瞪去的视线形成了奇妙的对照。

“藩医说你是太过疲劳了……最近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啊。驱逐阳炎的事就交给我吧……会连雪君的份一起加油的!”

神子感动万分地发出“啊”的一声。假如不是因为刚刚醒过来,还坐在榻榻米上没有起身的话,柳泉毫不怀疑她一定会感动地奔过来,向自己发射安心又佩服的眼波。

“果然, 朝云学姐还是跟在学校里的时候一样呢……”神子感动地说道, 并且因为触动了她对于现世的记忆, 她看上去有一点感伤, 已经完全忘记了小松刚刚那个马上就要进入个人线的好感度提问。

而且说着说着,神子的声音就愈来愈低了;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样子, 萨摩的家老大人毕竟是没有再把刚刚那危险的提问重复一遍, 而是转过头去, 用一种堪称温柔的语调对她说道:“那么,谈话就此结束吧。你再在此处好好休息一下。”

神子点了点头, 温顺地重新缩回了温暖的被窝里,把被子拉起来盖到下巴, 侧着头眨巴着眼睛望着还挡在门口面对面的两个人。

“那么, 小松先生和朝云学姐呢?”她问。

假如此刻在这里的只有萨摩的家老一个人的话, 柳泉猜测说不定他就会打算留下来陪陪可爱的神子什么的……但是现在她强行切入恋爱场景正中,萨摩的清贵家老大人面对着神子把他们两人放在同一个问题里的提问方式,大概也不好再说“让她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你直到你睡着”之类的好感度台词了。

而且,柳泉也不会给他说出这种台词的机会。

她抢在小松说话之前,笑眯眯地微微偏过头,好让自己的视线绕过挡在门口的小松的身躯,投向已经躺下的神子脸上。

“我可以回去和大家好好聊一聊天,等你睡醒……小松先生呢?和我一起去吗?”她含笑问道。

小松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有那么一瞬间看上去似乎想要给出否定的答案。可是善解人意的神子比他的反应快得多——或者说,神子压根没有想过他会留下来陪伴自己这一选项居然是可能发生的——于是神子说道:

“我已经很困了……可能会马上就睡着吧。小松先生有空的话,会去跟大家聊天吗?”

她似乎只是纯粹很好奇地望着站在门口的小松的身影。

萨摩的年轻家老微微叹了一口气。

“真让人为难哪……”他悠悠说道,目光从神子身上收了回来,转过身来,意味不明地打量着门外的那位温柔好学姐。

“那就,去大厅吧。”他用一种温柔的语气——以及与此截然相反的、烦厌的眼神——这样说道。

他刚刚是背朝着神子的,所以那副和语气截然相反的神情,只有他面前的柳泉看到了。

柳泉的目光微微一闪,没有多说话。

去往大厅的路上,整条走廊上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回荡着。听得久了,好像也渐渐有了一些节奏,听上去居然甚为协调。

小松走在前方,柳泉则在他侧后方一步之遥。

又转过了一个角落,萨摩的年轻家老毫无预兆地开口了。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柳泉微微一愣。

小松却好像没打算让她巧言令色地辩解,而是径直沿着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

“你,刚刚是故意的吧。在那种时候正好出现在神子的房门外——”

柳泉觉得自己必须争辩一句才能显得清白无辜了。

“假如我打断了你们的谈话,那么我很抱歉。但是从大厅得到消息、再走到这里,刚好就是在那个时候到达……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小松哼了一声。

“……我确实能够感受到您好像有点别的想法呢,”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们为何不直接一些呢?说说看,您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柳泉在心底暗自“哇哦”了一声。

……恐怕这位萨摩的年轻家老,是把自己当做危险人物了吧。

虽然这条路线有点偏差,但“恶女洗白”的大方向还是没出错的——她现在正处于路线的前期,恶女阶段。

所以她索性慢悠悠地拖长了声音,半开玩笑半认真似的答道:“您觉得我和幕府的白衣宰相翻脸之后,还能对您做出什么危险之事吗?”

小松微微一怔。

说得也对。

现在看起来,幕府和萨摩当然是对手。萨摩既然已经打算和长州结盟,那么与幕府撕破脸也就是迟早之事。这位恶神转生的姑娘,既然一开始就选择了与幕府的白衣宰相反目,那么她的立场就很明确了——

这么想着,仿佛她其实也拿出了一腔赤诚,但是他却并没有采信一样。

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觉得像她这个样子的姑娘,他从未见过,直觉上是很难对付的棘手类型,所以下意识地想要规避吧。

仔细想想,即使是作为恶神转生,她这样像个随从一样地跟随着他行动,只是为了戒护他的安全,保证他不被阳炎组袭击——

而且,神子净化怨灵与阳炎,是在燃烧生命来完成;那么,她呢?用那种强大的方式净化阳炎,难道就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吗?

这么想一想,他,其实在不知不觉之中,是承了她很大的情……吧?

他不知不觉地就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我说……这样整天跟着我,真的……没问题吗?”

他面前的朝云微微惊讶地扬起眉。

“您指哪一方面?”

小松好像被她无赖一般的反问噎住,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不去保护神子,真的没关系吗?!她可是……你也看到今天的状况了,那种身体总要去净化强大的怨灵和阳炎,还要不时经历激烈的战斗,太勉强了一点吧……”

“我又不是神子的八叶。”朝云淡淡答道,“你不记得天海当初说过的话了吗?我可是世人所认为的恶神,我没有保护神子的义务。”

这几句话好像一时间噎得萨摩年轻的家老大人说不出话来。

迄今为止他遇见过很多很多不同类型的女人。应该说,他自认为熟知自身的魅力所在,对于应付这些不同类型的女人也极有心得。对他来说,恋爱只是一种娱乐,他享受那种乐趣而不作长远的打算。作为萨摩主政的家老,短时间内他并无意于为萨摩藩增添一位高贵的夫人。

雪作为龙神的神子,起初在他看来是政治上十分值得利用的绝好资本。但是雪强大的、独一无二的能力混合了她那种天真迟钝的性格,成为他所见过的女人里绝无仅有的特殊存在。

而面前的这位人间的恶神,即使历经数百年的人世沉潜的刑罚,关于她的传说已经变得很少了,但在有限的那些故事里,仍然拥有一副性格善变,手段无情的形象的夜灵女神——则是令他十分困扰且困惑的存在。

他是神子的八叶,与神子的羁绊几乎算是与生俱来。而且神子是那样一种纯真可爱、对人全心信赖和依靠的善良少女,想要对她产生亲近和欣赏之情,产生想要拼尽全力守护她的心情,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可是这位夜灵女神却不一样。

她坠落人间的刑罚尚不明确究竟为何,但是她转生成为了拥有凡人的身体和神祇之力的半人半神体质,依旧能够以她那种传说中的善变性格和无情手段来对付挡在她面前的一切敌人,这种面貌真是令人困扰不已。

因为她到目前为止不但拥有着神子的旧识这样一重身份,还拒绝了天海的诱惑而站在他们这一边,因此他的理性也很难单纯地把她当作传说里那个恶神来憎恨和排斥。

但是要让他像信任神子一样地信任她,像亲近神子一样地亲近她,又是决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微妙的身份和感受,每天都在挑战着他理性的神经。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更糟糕的情形好像又正在慢慢地发生。

没错,作为一个十分受到女性欢迎的成熟男人,他还没有笨到看不出来她对自己产生的那种似有若无的、名为“喜欢”的情感。

虽然他有点弄不懂她为什么会看上他——明明那一次天海自己说,在遥远的过去,她的兄长曾经订下了她和天海之间的婚约;即使他们两人现在都已坠落人间,渐行渐远,但一个在名义上拥有白衣宰相这样的未婚夫的女人,居然眼睛里看到的是他,即使他对自己再有自信,也不得不说她的选择实在是……呃,实在算是一种对他的、无声而最大的赞美。

他也曾经烦恼地暗自反复推测过她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感的起因。想来想去,他只能想到一个肇因——就是那次天海来袭,和她谈判破裂以后竟然试图直接下手对她不利,而他刚巧在旁边出手救了她。

“……你是笨蛋吗。”他忍不住自言自语地说道。

就为了这么荒谬的一件小事?那根本就是举手之劳好吗?而且他当时出手的动机也不见得多么纯正,纯粹只是为了和天海对着干,以及觉得适时施恩于她,可以让反抗天海的行列中多出一位神祇,无论如何也算是很好的生力军而已。

假如不是为了这些,他才不会出手相助。他没有那种闲情和精力把每一位需要帮助的女子都救一遍。他是看到救她有利可图才会出面的。所以她由此而产生的情感真是愚蠢至极。

而且,神子是被大家保护得很好的、天真无忧的少女,因此对感情之事极端迟钝,这也还有情可原;但是夜灵之神?即使在她转世的这一世,她也年龄足够大到不要对男人产生不切实际的期望才对吧?

何况,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只看她那天面对天海的娓娓劝诱,还能冷静理智地拒绝——那一番拒绝的言辞说得何等绝妙而无情!真不愧她在传说里的那种高贵冷漠的形象!——就能够看出,她的头脑灵活,行事理智,其实是个头脑十分聪明敏捷的女人才对。

……可是这样的女人居然看上了他。这真是不合情理的一件事。

而且她又不是那种随便就可以拒绝的女人。不论她作为白衣宰相从前的未婚妻,还是夜灵之神的这两种身份,都不是他能够像对待那些普通女人一样说上几句狠话,干脆利落地了结了这种不合情理、不切实际的恋慕的。

麻烦的是,他现在还被白衣宰相麾下强大的阳炎组给盯上了。为了不影响到神子的安全,他必须脱队单独行动。

他当然不想笨头笨脑地去鲁莽地逞英雄。假如在保证神子安全的前提下,自己身边也有强大的同伴保护自己的话,当然很好。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就死在宰相的手里。

可是他这个实力强大的同伴啊,每天都让他伤脑筋。

说到底她也没给他惹什么事。他在处理公务的时候,她就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看书。有时候会自己跟自己下棋,或者自得其乐地一个人玩些奇怪的纸牌游戏。他在出门的时候,她就时刻不离地随侍左右,甚至拒不乘轿,而是跟他一道骑马并辔而行——要不是他是地位超然的萨摩藩家老,没有人敢公然在他面前大声质疑他和一个女人整天一道骑马的奇怪行为的话,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各种关于此事的议论给汹涌淹没。

而且,他刚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脱口而出的那一句“你是笨蛋吗”也好像完全没有影响到她似的。

和神子不同,她是几乎时刻都保持着敏锐感官的女性。他才不相信她没有听见他刚才那句话,可是她表现得就好像完全没有听见那句冒犯的言语似的。

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她突然微微偏了一下头,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脸上似带着一个有些俏皮的笑容,显得心情很好似的。

“我在想——”她故意拖长了声音,慢吞吞地说道,“一下把女子唤成花朵,一下又说是笨蛋……家老大人,您这样会让人很为难的。”

……她果然听见了刚才那句话!

她笑得双眼弯弯,身后映衬着白昼的日光,从廊外的庭院温暖地洒进来,使得有一瞬间她看上去就像是身姿挺拔地伫立在光里,那样开朗明亮光艳照人,整个人仿佛都在发着光。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传说中的恶神,主宰夜灵的性格善变无常,手段冷漠无情的女神啊。

事后想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大概就是这一刻,他忽然动了某种恻隐之心吧。

不太忍心继续秉承着冷静的理智,单纯地利用她去和天海以及天海手下凶狠的怨灵与阳炎对抗的想法,也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吧。

甚至是那些对于她刚刚闯进来打断了他与神子的交谈而产生的轻微愠怒感,现在也消散得无影无踪。

毕竟,有着这样灿烂笑容的恶女……也值得活得更久一点,不是吗。

※※※※※※※※※※※※※※※※※※※※

10月18日:

下次更新:明天零点。

喜欢苏爽世界崩坏中[综]请大家收藏:(www.61wenku.com)苏爽世界崩坏中[综]61文库更新速度最快。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最新章节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全文阅读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txt下载 - 飞樱的全部小说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61文库

猜你喜欢: 迪奥先生撩神[快穿]上船就问你服不服我的卦盘成精了亲爱的匹诺曹一秒沦陷我与影帝谈恋爱不死者那月光和你命中注定,神秘龙少你好公爵他的小可爱不正经深情我是女炮灰[快穿]解梦师在娱乐圈系统维护中逆旅来归绝对臣服[足球].柳雨汐颜她那么甜我和反派老公才是真爱掌门人不高兴入骨暖婚:娇妻有点甜时意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完本推荐: 卡牌密室(重生)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全文阅读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全文阅读[足球]以队医的名义全文阅读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全文阅读在恐怖片里当万人迷[快穿]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旁观霸气侧漏全文阅读无上崛起全文阅读影帝的公主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帝火全文阅读游医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百鬼之书全文阅读名士全文阅读冠军之心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大明地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觅仙道快穿之养老攻略火影之水灵盛唐陌刀王洪荒历我真要逆天啦叶安爱上你,不期而遇超神机械师万古神帝女配她成了大佬往后余生还有你一品容华一妃虽晚不须嗟万界之至尊信仰逆天神医妃武侠之拳倾天下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我只想自力更生我为国家修文物盖世双谐月挽长河妖龙古帝叶卿修仙传捕快武侠行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首辅娇娘医妃惊世明天下大魔王娇养指南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最新章节手机版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全文阅读手机版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txt下载手机版 - 飞樱的全部小说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61文库移动版 - 61文库手机站